给给

喜欢各位太太的文和图

24k纯-电灯泡:

认真对待今天

彧知谓🌻:

寄意寒星荃不察,我以我血荐轩辕






勿忘国耻,振兴中华

【red yellow blue】韩文清x你

花清酒:


【我有一个长长的望远镜,一直能伸看到你的家里,你做什么说什么我都能知道】
***同人向
严重ooc
私设兄妹


  当哥哥是18岁的时候,你才诞生出来。因为二胎政策你的父母赌了一把再生一个,没想到真的怀了,全家人都欣喜若狂。特别是你的哥哥,听母亲后来说你出生的时候他还笑了,想到哥哥那张霸气的脸上出现笑容你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  过了几年后你也三岁了,小小的个子、还有婴儿肥圆圆的脸让人一看就心生怜爱。这个年龄也该是上幼儿园的时候啦,因为父母年纪有些大了所以你的接送有一段时间是由哥哥代替,在韩文清的严格监管之下,你不像其他的小孩子一样耍脾气,你很乖很听话。
  可最近的几天你不愿意去幼儿园了,还经常的对着哥哥发脾气、无理取闹。
  韩文清最近的脸色变得很黑很黑,虽然是看你哭的梨花带雨心稍稍有不忍,但也每天都强硬的拎你起来去上幼儿园。
  “呜….呜呜…我、我不去了!不去了呜呜呜…呜呜”你一回到家后直接扑在床上嚎啕大哭,韩文清皱了皱眉走到床边,给你递过几张纸巾,“别哭了,像什么样子。”
  “老哥…呜呜…呜,你说,是、是不是爸爸妈妈不要我了才把我送进去?”你一把拿过纸巾胡乱抹着眼泪,口齿不清的对哥哥说道,“你说…呜呜…呜是、是不是?”
  “乱想什么?他们很爱你。”韩文清的脸崩得稍微松了些,从外面端了一杯你最喜欢喝的牛奶送到你面前,“喝了吧,不然冷了。”
  “不喝!”你的包子脸突然变得严肃起来,但没过几秒又委屈巴巴的看着哥哥,“那为什么把我送进去?我没有生病…为什么要打针?为、为什么要扎我?呜呜呜…呜呜……”
  “什么打针?”看到自己哥哥的脸色更黑了一层,你害怕的缩缩脖子。
  “不…不能说,老师会听到的…呜呜…呜”
  “说出来,不会听见的,而且有我在。”出于对自家哥哥的信任,你颤抖地说出了一系列丧心病狂的举动。
“老师给我们吃药、打针……不乖的会出去罚站、而且是不穿衣服……还要检查身体,有医生爷爷还有医生叔叔…都是光溜……”
你越说越小声,整个头都低下去了,“还有…老师还说:老师有一个长长的望远镜,能看到你们在家里做的每一件事。不许跟爸爸妈妈说...”
  “明天我们不去了,以后都不去了。”唉?真的吗?你泪眼朦胧的看着哥哥,他轻声对你说,指了指牛奶,“喝完洗漱,早点睡。”“哦……”
  你懵懵懂懂的答应了,在你转身的时候,你没看到他握紧的拳头和阴的快滴水的脸。
  “混蛋。”
  过了几天,那家幼儿园倒了。你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,但你看见了他身上的些许淤青,但他还是像个没事人一样,“以后有这种情况告诉大人,知道了吗?”
  “我记得你很喜欢星星。过几天你生日我们去天文馆,用望远镜去看星星。”
  ——————【分割线】——————
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留意,我看到了之后真的很难过。
也希望法律可以严厉的惩处,不要让我们失望。
愿孩子们被世界温柔以待。
如果有望眼镜,去看星星吧。

幼儿园三部曲(喻/肖/方)

航天飛機🚀:

三种颜色
喻文州x你
我那天训练完回家,便看到她坐在沙发上发着呆,我走近她,泛红的眼眶瞬间使我慌了神.


我将她揽入怀中,她伸手搂住了我的脖子.


“文州…”她蹭了蹭我的脖子,声音带着哭腔.


“文州你知道吗,我喜欢红黄蓝三种颜色,红色犹如太阳与火焰,照亮世界温暖着世界,给予我们光明和希望.下雨天小朋友们穿着黄色的小雨衣、小雨鞋,踏着地上的雨水与朋友们嬉戏打闹.看着湛蓝的天空能够给我们带来一天的好心情.”


我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毕竟今天少天骂了一天那些人的祖宗十八代.


我轻拍着她的背部,刚想开口安慰,她却哽咽着说:“这三种给人带来希望,带来温暖,使人快乐的颜色混合在一起却变成了令人绝望的黑色.”


我被她说的鼻子有点酸,只能轻声说着于事无补的话语:“没事的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.”


我想告诉你:“我会一直保护着你的.”


望远镜
肖时钦x你


肖时钦平时除了打游戏外,对天文地理也是挺感兴趣的.


阳台上放着一架天文望远镜.


有天你无聊没事干,跑去乱玩了一通他的望远镜,依然没有弄出个什么个玩意来.


肖时钦从后面环住你,下巴枕在你的肩膀上,调好了角度,“怎么,看到了吗?”鼻尖喷出的热气润湿了你的脸颊.


“看到了,星星好漂亮.”


-《如果你有长长的望远镜,希望你能教孩子们用它来看星星》


看医生
方锐x你


细长尖锐的针管扎进你的血管里,刺痛感让你皱紧了眉头.


吊着针的你昏昏欲睡,方锐买来了白粥,喂你吃下后,打开药包,你就着水将药丸吞下去.


吃药的感觉真的不好,即使并没有苦味.


你将头枕到方锐的肩膀上,开口说:“刚刚的医生特别好,还唠叨了我一番.”


“你说你啊,我就忙了两天比赛你怎么就生病呢,都不好好照顾自己.”方锐将脸贴在你的头顶,语气既宠溺又无奈.


“知道啦,什么叫只忙了两天啊,你都忽略我好久了.”你嘟着嘴,越说到后面越小声.


“是是是,我的错,所以我不就立刻赶来了嘛!医生真是个好人啊哈哈哈哈哈!”


这话题转的真是毫无逻辑.


你白了他一眼,微微动了动亲了亲他的脸颊,“祝贺我的方锐大大夺得了冠军.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事情的热度已经被压下,然而正义似乎还没到来.


我想到死都不会爱上这个让儿童遭罪的世界.

鬼女八千:

小姑娘看了我上一篇文章,很迷茫地私信我,说:“什么叫无床可睡,什么无家可归。”




某浪把这两件事情捂得死死的。




是的,两件。




第一件事情是由一场大火开始。首都以“安全隐患”为由,在清理低端人口,要求人们撤出违章建筑,比如一些破公寓,城乡结合部的板房,或是某处地下室,等等。




这些人都是“北漂”,有的人连个居住资格证都没有。赶出去以后,面对的是首都物价的酒店,坐地起价的房租,或者黑夜里广阔而寒冷的天地。




微博上现在你很难搜到图,看到视频。你只能看到一些社论,关于“低端人口”。这些廉价劳动力,被国家扣了一个帽子,叫做“低端人口”。我理科生,一向不懂这些,但是从小的教育不是告诉我们我们都是无产阶级么?无产阶级,也有高端无产阶级和低端无产阶级之分?




高晓松老师说:“寒冬里被驱,无异犬与鸡。”




而这些人,是人啊。




他们可能是双十一替你送货的快递员小哥哥, 可能是出租车司机大叔,可能是摆个小摊儿在天桥贴膜的小贩……




“这件事情确实有点过分啊,强制驱逐......”




一开始大家是在感叹。




但是看到“一小时涨了500块的房租”,“他们快疯掉了”,“不是一个人漂,是一家人,孩子明天还得上学啊”......这些话的时候,心凉不凉?




同舟住宿表示愿意接纳这些人。公众号刚发,就被删掉了。后来又爆出,不只一家旅馆愿意收留,其他的旅馆也在发声,但是都被删掉了。




当他们说“民间自救”也毫无头绪,毫无办法的时候。当他们都用了“救”这个词的时候。




又爆出强拆。




图片里的违章建筑被砸,就跟地震之后一样。




然后又有“谣言”说,雇了东北痞子来那些还不愿意走的人家里,打砸抢。




本该做点什么的机制,并没有发挥作用,还在把人往悬崖边上推。




有人谈起身边的例子,憨厚的快递小哥放下件,笑笑说:“没事儿,就回去吧。我们想好了,去南京。”




“到了南京记得给我发个地址,以后有空给你寄点什么。”




快递小哥哭了。




我想知道,一个被当作“低端人口”赶出去的人,在失去家,失去梦想的时候,他没哭。这个时候哭,是为什么。




是因为舍不得吗?




还是知道,其实我们就是客气一下。




我们会忘记他们。会忘记那场大火,会忘记那个夜晚有多少人无心睡眠。这个城市也会忘记他们。如同飞鸟掠过云彩,却不留一丝痕迹。




另外一件事情关于某村煤改电。




煤改电是好事情。




清洁能源,保护环境。




但是为什么不改,就非要把人家里的牲口牵走?




津贴不够,不愿意改,有什么错?




更好笑的事情是,煤改电的有几户人家,改电改得不过关。电也用不了,煤也用不了。




今年冬天,我们一起冻死好不好?




要么在街头冻死,要么在家里冻死。




以上。




———刚刚写完,刷到微博:


“北京已经提前进入春运了。”

    怎么说呢,刚刚登上lofter,看到一位经常为陆地写糖的大大动态,说退圈,看了一下……然后就觉得出事儿了 。嗯……的确挺大的事儿呢……
     我很喜欢陆地这对cp的,因为很喜欢小姐姐,而且因为小姐姐的到来,顺带对LH也有些关注。嗯……我真的看那些视频,还有那些文,一厢情愿的信了。反正于你们而言,我们或许算作捆绑,或许只能怪我们太……嗯……脑洞太多。
      可是还是会忍不住失望,……娱乐圈最近发生的事儿,真的一波一波的,让人真的很讨厌娱乐圈的那些。嘛……我还是老实追番,刷美图,不去看娱乐圈的事儿比较好。方正也就一小透明,只是还是有些舍不得,那么美好的妄想,不过到头来也不过妄想,毕竟这是现实的世界对不

       高三还有几天。哥他必须回去,再见时遥遥无期。他知道我生日快到了,所以偷偷买了生日礼物,收到的时候,很开心,也很感动,又有点心酸。哥,有缘再见。

即便如此,我还舍不得

        昨天跟我你闹了一下午,我是在矫情。没吃到好吃的跟你闹一个下午可能会太幼稚,可是吃是我的爱好。
       一下午你很烦,有点不想理我,可是还是会耐心的来找我,可是我完全沉浸在没有零食的痛苦上。
        晚上我恢复过来了,笑着问你,你对我的忍耐极限在哪里?之后呢?说了什么,你说到矫情俩个,没错,这两个字我还不理解,因为我所做的可能只是根据自己的心情,而我所做的,在别人眼里就成了矫情。
        没什么的,至少你还在忍耐我。昨天晚上磕陆地的糖,看到手机没电。睡觉之前,明明磕了那么多糖,却在安静下来仍然哭了。
        很多时候我都会默默的哭,不发出声音,只是流泪。我亲爱的你,我不知道注重细节,我只会单纯得凭心而为,如果伤害到你,真的抱歉,毕竟我是个笨蛋。